青云寺修行记【原创】——蒋永辉


花街村路口  

<一>佛缘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2000年左右吧,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在广州遇到一个和尚,他说我与佛有缘。那时,由于本人还未接触过佛法,对佛法完全处于无知状态,加上所受教育的误导,内心是极为抵触并视之为封建迷信活动的,而且那个时候,我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“唯物主义”者,我慢之心也很重,自然对这位法师所说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    10多年后,已过不惑之年的我,历经风风雨雨,浮浮沉沉。当我行不善时,我的处境就由好转坏;当我诚心向善时,我的处境就会由坏转好。人在江湖,阅人无数,加上诸多切身的经历,这一切让我开始相信因果报应,真实不虚。尤其是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了《了凡四训》这本书,检视自己身上的缺点过错无不与书中袁了凡先生所言一一吻合,这使我对因果报应更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    2013年,我在佛山喜慕乐公司上班,一天晚上我通过手机应用软件寻找实用APP时,发现有一个《七佛灭罪真言》,看起来字数不多,也好记,能灭自己历劫来所造重罪。因深知自己罪孽极重(从踏入社会起,因贪欲重,造罪极多),于是,我便把《七佛灭罪真言》下载储存在手机里,一有空就念,期望能尽快忏灭自己的罪孽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念了1年多的时间,有一天我产生了强烈的皈依念头。据我的日记所记,那天是2014年7月19日,星期六,我还在公司里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 皈依念头一起,我便想起曾经与春景公司同事老田一起去过敬香的广州六榕寺,这也是千年古寺啊。我在网上找到了六榕寺客堂电话,借闲暇打了个电话,咨客告诉我说明天就有皈依仪式,他还告诉我要带2张一寸证件照片,还带点钱过来,海清98元,皈依资粮50元(工本费吧),顿时,我欣喜若狂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晚上,我做了充分的皈依准备工作,了解了皈依仪式的大概情况及唱诵的偈、咒等,并背了下来。第二天,凌晨4点多钟我就起床了,洗漱完毕,出门赶车,直赴广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长话短说,2014年7月20日,我在六榕寺顺利皈依佛门,成为了真正的佛弟子。

<二>修行

        正如青云寺师父跟我见面时说的那样,我的烦恼很重。是的,我的烦恼很重!

        我虽然皈依了,也结缘了些学佛书籍,但总是断断续续,没有一本是完整看完的。比如:《净土五经》、《佛教念诵轨仪》、《六祖法宝坛经》……等。

        2014年9月24日,我到广州光孝寺受了五戒。五戒,即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。可是在2015年的春节,因无力抗拒各种礼节,我破了酒戒,也吃了肉。

        境由心造。其实这些都是业障的反应。生活是心的镜子,是心的投射,心不净则现污境。每个人都是通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这六根来感知,得到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这六尘。我们常常把虚幻的、扭曲的、转瞬即逝的当成了正确的、真实的、永恒的,因此,我们便常常在纷纷扰扰的红尘中一直生活在历劫世以来的业障里,用错误认知来判断,我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总摆不脱各种迎来送往,还有我的脾气仍然很大,我也知道“火烧功德林”这个理,但火爆脾气似乎不是我发的,也不受我的控制,一点就着,在爆发的同时我知道我是错误的,我会懊恼会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 我骨子里的贪嗔痴,总是忽隐忽现。我慢之心稍有收敛,争强好胜似乎没多少改变。另外,还有各种执念,这些都让我无限烦恼……虽说“烦恼即菩提”,可是,若不修行,不灭贪嗔痴,如何证菩提?
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有了到清净寺院修行的想法。甚至,还有断红尘,了万缘的念头。

青云寺正门      

<三>初到青云寺

         我是从网上看到贴吧的帖子才了解到的青云寺,后来,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北京的一个师兄转发了一个“青云寺为全国诚心念佛居士提供一个清净修行道场,免费包吃住”的帖子,上面有联系电话号码,坐车路线等,我当时就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一段时间,我按上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,接电话的居然是女声,她在电话里说她是居士,在斋堂什么的,问我有什么事?我判断应该是寺院有变,便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年后,我在网上搜到青云寺的官方群,有两个,一个叫“青云寺***总群”,一个叫“丽水青云寺佛学交流”群,没多想,两个都加了。后来才知道青云寺有且只有一个官方群,那就是“丽水青云寺佛学交流”这个群。

        在群里认识了释演苗师父。师父说,这里是净土宗,不坐禅,不讲法,只念佛绕佛,如果诚心念佛,随时可以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寺院,对我这样一个从未挂单体验过的晚学来讲,是很神圣的,也是很神秘的,它是我心中梦寐以求的修行圣地。

        好吧!不坐禅就不坐禅,不讲法就不讲法,整天念佛绕佛也一样殊胜难求,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同修,夫复何求?

        我在网上订了一张高铁票。3月16日,我早早起来,吃了早餐,做了些清洁卫生家务,9点多钟就出发,到杭州东站已经是11点多了,取票候车,12点零8分,高铁准时出发。经过1个半小时的安静旅行,顺利到达丽水火车站。

        从市容市貌来看,丽水应该是个相对落后的小市。我从火车站走出来,环顾四周,在火车站旁很快就发现了公交车站。我不想打的,主要是从节约方面着想。来时坐高铁是为了省时,而我到丽水火车站时才2点钟左右,有大把时间去青云寺,这时是没必要打的的,何必花那个冤枉钱呢?

        我翻看了一下钱包,里面没有零钱,这时也饿了,就进了一家沙县小吃店。我用眼扫了一下小吃菜单,估摸那个拌面应该是素的,就点了碗拌面。店里服务人员将弄好的拌面送到桌上,我一看,果然是素的,草草吃完,找了零钱,就按寺院提供的乘车方案坐车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花了3.5元,转了一次车,在花街村路口站下了,不放心,还是在群里问了师父师兄们,得到确认和提醒后,我才敢往村里走。还好,这段路并不远,过了村,拐个弯,终于到了青云寺。

        来到青云寺门前,看见一群妇女从寺院走出来(是香客)。终于到了,我心里有点小小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在家居士进寺院是有规矩的,居士进寺院只能从侧门进,要从侧门进才如法。左边进就要先迈左脚,右边进就要先迈右脚。

        进入厅内,是一尊弥勒佛,我放下包三拜顶礼后,看见一个师兄正在执勤室内写字,我便双手合十询问客堂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 我按师兄说的,从侧门进入,过了桥和一个亭子,还是不知道客堂在哪?这里很多师兄在搞卫生,我合掌行礼,问了一个师兄,原来客堂就在眼前。走进客堂里,见大门上贴着一张红纸,上面写着提示,提示下留有释演苗师父的电话。我给师父打了个电话,把包放在外面,进去向观世音菩萨顶礼后,退回门外,等客堂师父过来,好挂单。

        一会儿,一个约莫20多岁的年轻师父就匆匆忙忙赶过来,嘴唇厚厚的,人很朴实的样子。我以为他就是释演苗师父(后来才知道他不是,至今我也不知道这位师父法号上下,十分惭愧!)。

        毕竟我从红尘中来,而且是第一次挂单,很多行为还是世俗的那一套。有些礼节本来心里是知道的,但身处其境时却往往忘记,所以,跟师父见面时,我既没有双掌合十行礼,也没有问讯,背上包就随师父进了客堂。进到客堂,我在旅行包里找了分把钟才把身份证、皈依证、五戒证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问了我一些问题,比如说,寺里很苦,你能不能吃得消?你要住多久?等等。登记身份证和电话号码,却并未细看皈依证和五戒证。师父给了我一套合身的海清,还有被套床单、枕套,并指出包包是不允许背进客堂的,应该把包放在外面,拿身份证等进去登记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 阿弥陀佛!这个我真的不知道!

        这位年轻师父引我到寮房,安排了一个床位给我,并嘱咐我一定要准时参加早、晚课和念佛,不能迟到,迟到三次就起单(就是离开,反省好了再来),而且要把所领之物洗干净交回给寺院才能起单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些对我来说,都不是什么问题。寮房有点乱,也有点脏。有些床上有三、四床被子,堆的很高,地上散放着各种鞋、盆子、桶。寮房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,也有热水器,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个房间有8张床,是独立的高低床,没有上下铺。这样的修行条件哪里找啊?真是太好了。不知哪个地方散发着一些难闻的气息,毕竟来修行的人良莠不齐,习性不一,很难管理。只是青云寺的慈悲,足以包容一切,才有了今天全国各地佛子摩肩接踵前来修行的热闹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进来时,寮房里有三个师兄,一个正坐在床边看手机;一个坐在床上看书;一个在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 总算住下来修行了,阿弥陀佛!我的内心涌动着欢喜……

穿过这里到客堂   

<四>药石

        在寮房里的三个师兄,一个来自湖南,一个来自山东。那个睡觉的师兄,我离开的时候也没问他是哪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 湖南那个师兄出去了,我跟山东的师兄聊了起来,了解到他来这里的时间有十来天了。他还告诉我,桶、盆子不用买,拿一个空着的桶、盆子用就是了,买点生活用纸,香皂这些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因我到寺院里已经四点多钟,五点钟就要药石(即吃晚餐,比丘过午不食,故晚食名药石,为疗饿渴病也。),没时间出去买东西了。来的时候出了一身汗,所以我决定先洗个澡,换身衣服,人舒服些。

        洗完澡,所有念佛或干活的师兄都回来了,寮房里霎时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一阵鼓声传来,师兄说是开饭了,于是我便跟随一众师兄向斋堂一路徐徐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 刚走到大堂拐角处,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,我正纳闷时,看见前面师父们排着队在我们经过的路上走来,我赶紧随大家一起双手合十,低头弯腰,恭敬行礼,先让师父们过去,然后我们才跟在师父队伍的后面,登台拾阶而上,步入斋堂。

        斋堂面向大门的一面墙上是一张大大的释迦牟尼佛像,进去大家都是先行问讯礼才入座的。斋堂内整齐地摆放着四排木质桌凳。内列两排为出家师父们的就餐位置,外列两排为在家修行居士就餐位置。凳子不能拖动,木凳一拖动就会跟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,是不允许的,因为斋堂要保持安静。吃饭也是不允许发出吧唧吧唧声音的,饭菜入口,嘴唇要合上才咀嚼,这样就不会发出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我是刚来的,我只好选在没人的最靠近门边的位置坐下。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放着一双筷子、一个碗、一个碟子,上面盖着一块白色毛巾。我面前没有任何东西,一个50岁左右的斋堂师兄看我面前没碗,跟师父低语了几句,就进厨房给我拿了一套餐具,在我的桌面上摆好,我很感激,双手合十行了个礼,阿弥陀佛!

        晚餐很丰富,各种吃的放在一张大桌上,任由自取。想吃什么拿什么,想吃多少就打多少。我要了一个馒头,装了一碗由蘑菇、胡萝卜等几种材料煲的粥,打了一碟菜。这餐吃的很饱。我在网上看见一些帖子说寺院的饭菜很难下咽,可我觉得在这里吃的是美食呢。

        接待我的师父吃完了,他出门经过我身边时,告诉我,饭碗是不能放在桌面上吃的,要端起来吃,要有恭敬心。这时我才知道我又犯错了,不端起饭碗吃饭就是不尊重劳动者,这是我慢之心太重的表现。我在家里吃饭,饭碗可没端起来几次,总是习惯性地放在桌面上,头埋在碗里吃的,可见我在世俗里有多少恶习?不来修行还发现不了,阿弥陀佛!

        每个人都把碗、盘里的食物吃的干干净净的,不留一点残余。跟我同桌的师兄把碗吃得跟舐过一样。嗯,不错,“佛门一粒米大如须弥山”嘛。哪怕浪费一粒米,果报都是非常严重的。

        食毕,各人清洁各人的碗筷。寺院提倡节约、惜福,洗碗筷只有三盆水,第一盆水放有洗洁精,是用来洗第一道的,第二第三盆是清水,是用来过清的,洗一遍,在清水里过两遍,就拿回座位摆放好,用白毛巾盖上再离去。

念佛堂

<五>念佛绕佛

        吃了晚饭后,大约休息了半个钟,就去念佛堂念佛了。

        念佛堂蛮大的,开着灯显得宽敞明亮。佛堂四周全是用佛龛固定的小佛像,中间是四尊面朝四方的本师释迦牟尼佛,无论我们在那个角度,佛都是面带着慈悲的微笑,法相庄严地看着我们。我们就在这里一面口念阿弥陀佛,一面按顺时间方向绕佛徐行。

        堂主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,听说在青云寺住了1年多了。他胡子很久没刮了吧,尽管如此,仍遮不住年轻的面容。他拿着引磬,轻轻敲打着,带领着我们,“阿”字出右脚,“弥”字出左脚……我感到奇怪的是,他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,念起佛号来却字字清楚响亮。

        念佛的女居士也不少。有十来个,我们在右边站立,她们在左边站立。绕佛时,男众走前面,女众跟在男众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排着队,跟在堂主后面,一面口念佛号,一面按节奏一字一步地迈着脚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前几位。我个子矮小,跟在前面几个高高大大的师兄后面,明显步调不太和谐,我反复调整自己的步伐。他们迈小步我就迈中步,他们迈中步我就迈大步,总之,紧紧跟上,并且保持节奏,不迈错脚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有个别师兄明显是在应付着,迈的脚步虽然在整齐划一的节奏里,但步姿明显不对,像在跳舞,嘴也没动。本着“只观自己,勿观他人”的修行原则,我就慢慢把心调整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刚开始念佛,并且是群修,对自己来说总有些新鲜和兴奋,念出的声音自然也很大,注意力往往不在佛号上,而是在声音和身体上。念几句后就有明显的中气不足的感觉,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 念了一个钟,休息10分钟,然后再念。这第二节课就好多了,不用念开场偈子,因为第一节念佛课念了开场偈子,我根本不知道在念啥?我只好装模作样,其实我啥也没念。现在直接进入主题,多好!

        堂主打开念唱机,整个佛堂响起了悠扬的“阿弥陀佛”佛号,我们照样跟着堂主,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发觉我念佛号时,妄念纷纷,很难得到忘我的禅境。后来我问同一个寮房里的师兄们,他们都说和我一样,都是很多妄念的。其中一个师兄说,妄念来了就来了,别理它就是。我觉得这师兄说的太对了,你不理它,它自然就走了。阿弥陀佛!

<六>止息

        晚上三堂念佛绕佛课后,回到寮房时已经8点钟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该洗澡的洗澡,该看书的看书,各干各的事,到九点钟就是止息(止息,即睡觉休息)时间,大多数师兄都在准备着睡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我洗了脸,漱了口,到公共卫生间打了一盆滚烫热水,放了点盐足浴的泡脚配方,准备把一身的疲劳全泡掉。

        隔壁铺上湖南籍的师兄,也在泡脚,还是一口一个佛号。看得出来,他一门心思专注在佛号上。

        泡好脚,手机回复了一下QQ,就听到寺院打板声,这是止息信号,该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睡得朦朦胧胧的,就听见在斋堂做事的的师兄起来开灯,上厕所,我以为天亮了,一看时间才1点多钟,继续睡,朦朦胧胧又听见隔壁床铺上湖南籍的师兄在念“阿弥陀佛”,不得了,了不得。他在梦中都还在念佛呢,声音还很大,寮房里所有的师兄都应该听见了吧?我不敢确定,但我却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。阿弥陀佛,我要向他学习,勤奋努力,勇猛精进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 朦朦胧胧,半睡半醒中,熬到凌晨3点30多,一方面是睡不着了,另一方面是时间上也快到4点钟, 是起床的时间了,我干脆就起来洗脸漱口了。

       起床穿戴整齐,洗漱完毕,上了个厕所,就听见打板声了。起床时间到了。

客堂  

<七>早课

        鼓声响起,晨风中飘来高亢的歌声。这歌声仿佛有强大的吸引力,在鼓声中更显得神秘,神圣。

        我穿好海清,匆匆忙忙,跟随师兄们从寮房赶到大雄宝殿前。大门已开,里面早有师父们和女众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进入大堂,向佛三顶礼后,我们结佛陀手印站立恭候着,等主事师父们到位,就可以开始早课啦。

        师父们陆续进入大堂,顶礼完毕,早课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 几位领唱师父,唱诵偈子高低起伏,抑扬顿挫,把我慢慢带进了佛国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熟悉楞严经,于是打开书来照着念,大概念了一、二页,我还能跟得上,书上的字也看得清楚,师父们念的经我也听得明白,后来越念越快,我傻眼了,根本不知道念到哪里了,把书翻来倒去的,总是找不着。从楞严经开始,直到十小咒。师父们念到《七佛灭罪真言》时,我才知道,哦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其中也有一个绕佛过程,就这个过程,我才有真正参与其中,法喜充满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早课的大部分时间,我感觉我在滥竽充数,啥也不会,只能跟着做表面文章,大家合掌我就跟着合掌,大家问讯我就跟着问讯,大家顶礼我就跟着顶礼。当时就有很强烈的要离开青云寺,回去把所有经咒念熟再来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混过了这个早课,感觉如释重负。

<八>出坡

        吃早餐时,我才知道,早餐跟晚餐的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早餐要先念供佛偈,供完佛还要回向,才能就餐。食物是由斋堂的师父和师兄分派的,如果觉得不够,师父和师兄端着盛食物的盆经过时,你只需把盘子向前一推,师父或师兄就会给你添加,需要多少量,可以用手示意,不需要就摇头或不回应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 早餐后,就是出坡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刚到,什么也不熟悉,也不知道自己出坡该干些什么?我就去问堂主。堂主就让我去扫地,青云寺院子那么大,哪里都可以扫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扫地扫地扫心地,心地不扫空扫地……”我在心里默默地哼着这首《扫地歌》,出坡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从大雄宝殿的右侧开始扫起,比我先到的是一个女众,她在大雄宝殿前面的左侧扫地,已经扫了一大片了,我才开始。我听她一面念着佛号,一面扫地,心里充满了赞叹!!

        我想我如何做不到她那样呢?关键还是发心!

        师兄们都是尽心尽力地出坡,不需要谁吩咐,也不需要谁来管。在寺院做事,就是献身供养三宝!有什么比这能更好地消业障呢?有什么比这功德大呢?当然,作为佛弟子,供养佛、法、僧三宝,维护三宝是理所应当的,并不求什么功德。

        扫地的当然不只我一个,男众有几个,女众有几个,我们从大殿前扫到药师佛殿前,石阶钟鼓,水渠树下,无一漏过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漂亮的女众师兄在药师佛殿前面的石阶下惊呼一声,她离我不远,不知道她遇到什么了?我关心地问了句“咋啦?”

        她抬头告诉我说,她刚刚踩到一个东西,以为踩到蜗牛了……呵呵,她在一个一个地捡蜗牛,并把它们送回到树下的草丛中呢,原来是这样。这又让我再次赞叹了,但我觉得她做得有点过了。这位师兄反复叮嘱我要小心,别踩到蜗牛了,地上蜗牛可多啦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我们是在搞卫生,只要心在搞卫生这里,误踩蜗牛就不算杀生,我是这么理解的,不知道对不对?阿弥陀佛!

        出坡后,出了一身汗,很舒服。

图书室

        上午是四堂念佛课,从7点钟开始,一直到10点50结束,中间每隔50分钟就停下来休息10分钟。休息期间,很多师兄会到念佛堂旁的图书室看书学习,里面各种佛学典籍琳琅满目。这些佛学书籍,有些是可以结缘的,有的是可以借出学习的,有些只能在图书室看,不能带出来的。有些师兄坐在图书室里,聚精会神,边看书边做着笔记,我被这些好学的师兄深深地打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 到11点钟过堂(即吃午餐)。中餐是佛门最重要的一餐,所谓“清晨是天食时,即诸天的食时;午时是佛食时,即三世诸佛如来的食时;日暮是畜生食时;昏夜是鬼神食的时候。”许多苦修的和尚都是过午不食,甚至日中一食(即一天只吃中餐这一餐,早、晚餐都不吃)。

        在青云寺修行的有几个师兄是过午不食的,据说,出家师父只有一个年级大点的是过午不食的,其他的师父都要吃晚餐的。

        青云寺的出家师父们都很辛苦,除了早、晚课,每天都在地里干活,耕耘、播种,砍材,修缮,有时还需要做些法事,晚上还要集中到一起修法,整天忙忙碌碌,体力透支很大,如果不吃晚餐的话,身体体能得不到补充,肯定是不行的,钢做的铁打的身体也会垮掉。所谓借假修真,身体垮掉了,拿什么来修呢?

        我有深深的苦修情结。我赞叹苦修的出家师父,他们严持戒律,托钵行乞,日中一食,我敬仰膜拜苦行僧,他们是我追随的偶像。

        非常感恩青云寺,非常感恩青云寺的出家师父们,他们通过辛苦的劳动付出,为全国各地信众提供了一个如此殊胜的修行清净道场,功德之高,不可估量!阿弥陀佛!

       

师父们在拌水泥砂浆

        过堂后,住持向大家宣布了一件事,就是饭后休息下,下午1点半后全体出坡,女众清洗寺院各种需要清洗的物品,男众则随师父们一起到外面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一个比我晚来一天的来自山东的师兄趁还有时间,就去把衣服洗了,晾在指定的地方。师父们在这里拌水泥砂浆,已经干得热火朝天了。我们俩看看插不进手,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,就往回走。遇到堂主,堂主建议我们换拖鞋,好方便干活。由于对佛门礼仪还不是十分熟悉,纠结于换了拖鞋在寺院走会不会不如法的问题,只要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从小门走出来,这里是寺院今天要解决的核心问题——修下水道,出家师父们个个忙的身上满是泥巴,几个师兄也在其中,他们都换了胶鞋或水胶鞋。师父们早已将壕沟挖好了,现在是需要把水泥管道安放在壕沟里面,一个接一个安放好,两面用水泥砂浆混凝土冻好,然后用土填埋,这样,这里就不会积水,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停车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 400-500斤重一个的水泥管,要弄下去,非常不容易,更别说要一个一个衔接好。先是几个人将水泥管滚到壕沟边上,然后在壕沟两面各站两人,分别拉着根粗大的麻绳托住管道两边,慢慢放下,下面再站两个人用粗大的方木抬着将水泥管移动对好,卯进去,如果低了,就垫石块或砖块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两边都有积水,地面全是烂泥,我们俩穿戴整齐,又怕弄脏鞋袜衣裤,没有换的,就只好搬搬砖和石块,清理一下障碍。如此,我们俩在现场好像是多余似的。弄得师父们叫我们喝冰红茶或矿泉水时,我们俩都不好意思喝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实在是过意不去了,我就狠下一条心,豁出去了。脱了鞋袜,光脚上阵。帮着推水泥管,填土,铲瓦片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下午差不多到4点时,我们就离开劳动现场,去参加晚课了。晚课刚刚开始几分钟,一个师父到大殿来,找到堂主,然后又叫了我们一起出去,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事,就糊里糊涂跟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来到拌砂浆的地方,原来砂浆水泥不够,要我们拌砂浆水泥。我捋起袖子干得很投入,由于在家我是基本不干体力活的,所以手掌磨出了泡。在装车挥铲的过程中,我把水泡弄破了。奇怪!也没怎么感觉到疼。阿弥陀佛!

大雄宝殿   

<九>法事

        我在青云寺的第四天,早课结束,师父吩咐我们,8点钟有法事,要我们准时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 吃了早餐,我们一起搬桌子和凳子到大雄宝殿摆好。靠近中间的两旁摆放四张高点的桌子,其次每边再分别摆放四张相对矮一点的桌子。凳子大概两边各摆放了五、六张吧。

        我对法事毫无概念,不知道在大雄宝殿里摆放这些桌子、凳子做何用处?只是听安排,跟随师兄们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提前几分钟进入了大殿,分别顶礼,各就各位,执佛陀手印直直站立,整个大殿充满了庄严肃穆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 师父为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本法事仪轨佛书,好让我们这些不熟悉仪轨(俗称流程或程序)的门外汉不至于乱套,出丑。

        法事直接由住持演空法师主持。几个看上去一把年纪的男女站在大殿的中间,双手合十,似乎这个法事是为他们而作。住持身着福田衣,威仪十足,缓步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 顶礼完毕,我们全部坐下,各自取书,双手置书过顶,然后轻轻翻开书页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听到的最好听的交响乐,激荡魂魄,直撼心灵。

        引磬响起,法器百鸣。

        领唱的法师,抑扬顿挫,高低婉转,一会高亢激越,一会低沉入地的声音,绝对能拽着我们的灵魂四处游荡,仿佛穿云钻雾一般,我在这种状态中跟随法师的声音在虚空中穿越。师父应该是学过声乐的吧?否则,怎么能发出如此美妙的声音,唱法如此空灵?

        我还是跟早、晚课时的体验一样,开始还能跟上,随着师父们念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手里拿着书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 一个新来的河南的师兄坐在我后面,他一开始念就没跟大家在一个调上,声音又特别大,在整个大殿中,他好像是自搞一套,大家在唱诵,他却是在一个字一个字,像读书一样,真的很破坏气场啊,惹得周围几个师兄都心生烦恼了。跟他坐一张凳子的师兄忍不住了,说了他一下,声音低了一阵子后,他又大声读经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场蒙山施食+超度的法事吧?反正我也不懂,真的感觉自己来青云寺是混吃混喝,不是修行的,心生惭愧!哎!真惭愧!

<十>起单

        接连2天的法事活动,让我的惭愧心更重,我想我还是起单吧!回去把《楞严咒》、《大悲咒》、《地藏经》等及十小咒念会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 3月21日,这天我来青云寺总共算起来是5天了,如果加上16日到来的时间算是六天了,如果22日走的话,可以算是7天了,“7”这个数字在佛门里是一个基本周期,满“7”就可以算是小圆满了,应该是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出坡的时候,刚刚巧遇接待我的师父,我双手合十,礼毕,跟师父说了我想第二天起单的事。师父问了我要离开的原由,我就把我在早、晚课的感受,在寺院做法事期间心生惭愧,以及我想回去熟读经咒的打算原原本本说了。师父安慰我说,许多刚来寺里的同修和我一样,也是不懂、不会的,时间久了就会了。如果想走的话,就随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来的时候心里是计划至少要待一个月的,可能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吧,我不会经咒在这里我就无法安心,不安心就妄念不断,就无法感受到念佛的利益,阿弥陀佛!虽然在这里也可以学,可是我觉得回去有电脑,通过视频字幕等辅助来学会更快一些,于是,我打定主意:回去!念熟再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中午休息,我抓紧时间,把床单、被套、枕套全洗了,晾在起单专区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还是念佛绕佛,这个时候感觉状态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休息的时候,听说有几个师兄跟我一样,最近要离开了,我们不免话多了起来,互加微信,或留QQ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山东的年轻师兄,天南海北,佛、道、儒家,交流加调侃,让人脑洞大开。都是20多点,年纪轻轻,懂的不少,让我这个已经是不惑之年的叔叔心里除了赞叹还是赞叹。其中一个大几岁的师兄更是让我佩服,楞严经背得烂熟,颇有法相。

        真羡慕他们年纪轻轻就已闻佛法,真是福报深厚啊!哎!为什么我那么晚才闻佛法呢?除了叹息之外,自己只能加倍努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我去打水泡脚时,把外衣脱下,扔在床上,把戴在手上的玛瑙佛珠随手扔在外衣的袖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 我打了半盆很热的水,向一个师兄要了一包泡脚药包扔在热水里,好好的享受了一下。明天就要离开了,我寻思着要拍点照片才行。明天早上出坡的时候顺便拍些吧。

        这晚睡得很香,早上又是3点半的样子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早课完毕,出坡时我格外尽力。在出坡的时候,我带上了手机,扫到哪我就拍到哪。但我还是觉得不对,感觉手腕上空空的,没有分量。我随手一摸,喔,手上没带佛珠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一天,寺院还是做法事。我买的是中午12点钟的高铁票,我就不参加法事了,我想,出完坡我就取回身份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搞好卫生,我就去洗海清,想顺便戴上我的玛瑙佛珠,无奈怎么都找不到。我把床翻了个遍,还是不见,把我的外衣摸了个遍,还是不见。这个时候,我隐约感觉不对,是的,不知道哪个师兄起了贪念,拿了我的佛珠。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点懊恼、后悔和痛心,因为这串佛珠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好友兼师兄送我的。不过,这个烦恼很短暂,一会儿我就想开了。丢了就丢了吧,缘分如此,怨有何用?一切皆有因果,或许我前世欠了他的,今世要还吧。我心想,回去我再忏悔!是我的无意勾起了师兄的贪心,我是有罪的。当然这个师兄在寺院起贪心,罪是很重的,果报不轻。所以,这一缘起导致我们两个都有罪,阿弥陀佛!我没有声张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。我把我的另一串紫檀佛珠戴上,就去洗海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回来,放好桶,准备收捡我的旅行包,正当我面壁收拾行礼时,听到一道轻微划破空中的声音,一物掉到了我床铺的棉被上,我回头一看,啊,我的玛瑙佛珠!我若无其事地拿起戴上了。我不知道是哪位师兄,我也不需要知道,但我随喜这位师兄,经过人天交战,这位师兄终于战胜了心中的贪魔,在修行路上取得了可喜的一个进步,阿弥陀佛!

        一切安排妥当,给师父打了一个电话,一会儿,师父就过来,我随他去客堂领了身份证,就说了句“我学好经咒再来”就出来了。我出来的时候,顿觉自己做得不如法,我应该要顶礼师父再退出来啊!或者双手合十道个别再退出来啊!感恩就应该这样!哎!我总是做得不圆满。我知道师父慈悲,不会怪我的,这样一想,才觉安心,阿弥陀佛!

        回到寮房,背上行囊,向师兄们道了别。两个年轻的山东师兄执意要送我,我们三个一起出了寺院大门,这时已经下起了小雨。虽是小雨,打在身上却是湿漉漉的,天气有点冷,我怕两位师兄感冒,就双手合十道别,叫他们回去,不要送了。

        走了十多步,又遇到一个师兄,我仍然双手合十道别,他执意要送我一把雨伞,我没有接受,因为我有一把伞,只是我觉得雨还不够大,没必要打伞而已。

药师宝殿  

<十一>再见,青云寺

        一路步行,出得花街村来,到了十字路口,来了一辆公交车,K313.。我知道,K313是到中山北路的,我就上了车,没有零钱,我投了5元钱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三个站,我看车的行驶路线才知道,原来这个车是直达火车站的!啊,不用转车的!直达火车站哎!

        来的时候就可以在火车站乘坐这趟公交车——K313,直达花街村路口,只需要2元钱!阿弥陀佛!多花钱事小,走了冤枉路,浪费时间啊。

        嗯!下次来就知道了。心里想着,不由自主地掏出了手机,翻看着早上出坡时拍的照片,每一张青云寺的照片在我的眼里都是那么美。

        再见了,青云寺!再见了,各位师父!各位同修!感恩青云寺!感恩青云寺各位师父!

        我双手合十,遥望着青云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3月26日星期六

没有上一条 下一条:皈依之路

导航栏目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电 话:18857805476

地 址:浙江丽水莲都区花街村